精彩小说尽在怀孕健康网!

首页  >  都市  >  爱情婚姻  >  大龄剩女的爱情

大龄剩女的爱情

温煦依依 著

完本都市感情冷酷

俞梦媛的前半生如同死水一潭,嗜赌成性的父亲,偏执的母亲以及不争气的弟弟,每天她都得过且过,觉得人生了然无趣,直到那晚遇到叶旻睿,她用女人的第一次挽救了他,从此惹上一个了不起的大人物。

74.70万字更新:2018-8-24 9:53:49

他仍然不死心的咆哮,俞梦媛盯着他厌恶的双眸,蓦然喊了声:"等一下。" 顿时包厢里安静了下来,所有的视线都睨向她,不知她想要干什么。 缓缓起身,一步一步的走到欧阳枫面前,梦媛用坚定的语气直言不讳:"我以为叶旻睿是一个不畏世俗的男人,所以他的朋友也一样,现在看来并非如此,站在世俗的角度上,原来你不过如此。" 叶旻睿震惊的盯着俞梦媛,完全没料到她会说出这样的话,即使是背影,他也仿佛看到了她眼中的倔强。 "我认识叶旻睿的时候,并不清楚他的身份,所以没有你想象中的什么目的,现在没有,将来更不会有!" 俞梦媛说完了她想说的话,转身奔出了包厢,拉开门的瞬间,她回头强调:"别把我想的那么龌龊,我其实一点不稀罕!" 叶旻睿追了出去,出了魅影的大门,他拉住她:"别生气,他就是那样。" 梦媛回过头,鼻孔气的直哼哼,可又没理由对叶旻睿发火,毕竟也不是他的错。

免费阅读

"好。"梦媛干脆的答应,想到他擅作主张毁她名节,她就觉得这个面是必须要见的!
二十分钟后,她赶到了西御咖啡厅,第一次和叶旻睿面对面沟通的地方。
随便找了个位子坐下来,一边等着叶旻睿的到来,一边思忖着他为什么要对外宣称她怀孕了,这种话,说出来能听吗?!
"不好意思,路上堵车了。"
正垂首纠结着答案,低沉而带有磁性的嗓音蓦然间传入耳中,她突兀的抬头,瞥到了一张颠倒众生的脸。
"为什么说我怀孕了?"
开门见山的质问,代替了原本该有的问候。叶旻睿盯着俞梦媛一脸的不悦,很真诚的解释:"如果不那么说,结婚就不会容易。"
"不容易就不要结了。"她郁闷的打断。
叶旻睿蹙眉,提醒她:"我有问过你想清楚没有,是你自己点的头。"
"……"她是点了头,可是--
"那也不代表你就可以不经我同意说我怀孕了啊?这可是关乎到我的名节问题!"
狭长的眸瞳慵懒的移向窗外的流光溢彩,叶旻睿再次提醒:"我也说过让你做好心理准备,并且提醒你有得必有失。"
"……"真是无语了。
"提醒,提醒,你当我是你肚子里的蛔虫啊?我怎么知道你提醒的是什么意思?"
叶旻睿双眸透着玩味,促狭的笑道:"原来你这么传统,接受不了未婚先孕吗?"
"不是接受不了。"她眉头紧锁,一副抓狂的表情:"我的名节毁了就毁了,这不是最严重的问题……"
"那最严重的问题是什么?"对面的男人紧接着问。
"最严重的问题是……"俞梦媛切齿:"你现在大肆宣扬的说我怀孕了,到时候你怎么收场?"
郁闷的抓起桌上的咖啡猛灌了一口,叶旻睿盯着她焦虑的表情,坦然道:"造个人出来不就行了。"
噗……
还没来得及咽下的咖啡毫无预兆的喷了出来,不偏不歪的全喷在了叶旻睿纯白的西装上。
"为什么喷我?"叶旻睿身体僵硬,一张俊美的脸庞滴水成冰。
俞梦媛慌忙站起身,尴尬的抽出纸巾替他擦拭:"对不起,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的……"
两人近距离的对视,他伸出手掌挡住脸庞,蹙眉道:"别再把口水喷我脸上。"
"……"
正愁着找不到合适的话题打破尴尬,一阵悦耳的手机铃声随即响起,叶旻睿看了看号码,没来由的按下了拒绝。
俯首用纸巾擦拭身上的污渍,被拒绝的号码再次打过来,他仍然没有接听,于是勾起了某人的好奇--
"谁啊?"俞梦媛诺诺的问。


"家里的电话。"叶旻睿坦言。
有一瞬间的呆愣,但很快她就顿悟:"你家人要对你兴师问罪了吗?"
"应该是吧。"
"哇……"双手重叠捂住嘴巴,她同情的望着他:"你完蛋了。"
虽然眼神是同情的,但语气却充满了幸灾乐祸,叶旻睿停止手上的动作,眯眼瞪向她,谴责的话还没说出口,就见她利索的站起身--
"时间不早了,我得赶紧回家!"那厮知道说错了话,很时务的逃之夭夭。
凝视着她渐渐消失的背影,叶旻睿苦笑了笑,看着长得温顺可人,想必将来也不是盏省油的灯。
他脱下已经被玷污的西装外套,步伐沉稳的离开了咖啡馆,接下来该是面对暴风雨的时候了……
地处本市最黄金的地段,无论是风景还是环境都属上乘,叶家的大宅气势磅礴中透着不容人接近的威严,门前两头石狮活灵活现,结合现代与古代的构建理念,在亦古亦今中体现着他们的与众不同。
有钱有势的人有很多,叶氏家族在几辈人的眼里,无论是论权势或是论财富,永远都可望而不可及。
叶旻睿停了车,看了看腕上的劳力士,九点三十八分,二小时内他别想走出这扇门。
进去容易出来难,这也是他一直独居的直接原因。
按响了门铃,开门的是何柔的父亲施定海,他多年如一日沉稳内敛的声音:"少爷,回来了。"
叶旻睿点头,轻声问:"海叔,最近身体可好?"
"我很好,快进去吧,老爷和太太等着你呢。"施定海提醒他。
穿过长长的走廊,耳边萦绕着行云流水的声音,四周一片寂静,祥和的仿佛可以净化人的心灵,但他知道,这不过是暴风雨前的宁静而已。
宽敞明亮的大厅里,一张欧式沙发上坐着两个面容阴晦的人,一个是叶旻睿脾气火爆的父亲叶国贤,另一个则是高高在上唯我独尊的母亲窦华月。
"爸,妈。"叶旻睿走近,面容镇定的看不出一丝紧张。
啪--
窦华月狠狠的手里紧握的一张报纸拍在水晶茶几上,愤怒的质问:"不经任何人允许,执意要娶的女人,就是她吗?"
叶旻睿深邃的双眸不经意的一撇,就看到了俞梦媛被人采访的画面,头发显得有些凌乱,脸上是震惊加困惑的表情,这些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放大的标题上,赫然写着:"灰姑娘与王子的童话,在叶氏第四代身上传奇演绎。"
"是。"他铿锵有力的回答,目光微垂。
窦华月抓起报纸走到他面前,手指颤抖的指着俞梦媛的照片,"像话吗?恩?这像话吗?连最基本的形象都没有,你是存心想让叶家难堪吗?"
叶旻睿接过报纸,仔细研究了数秒,玩味的说:"这记者真不会拍照,她本人比报纸上漂亮多了。"
啪……
话音刚落,叶国贤一记重重的耳光甩了过来,他虽然脾气火爆,却是头一回打儿子,以前不管旻睿如何为所欲为,他都是睁只眼闭只眼,放任他按自己的思路过自己的人生,可是今天他实在是恼透了,知子莫如父,儿子为什么会突然宣布结婚,这其中的缘由他心知肚明--
"因为杨芊雪是吗?"叶国贤冷冽训斥:"你到底还要为了她荒唐到什么程度?"
左边的脸颊传来火辣辣的痛,但也不及心里的十分之一。
叶旻睿抬起冰冷的双眸,漠然道:"不因为任何人,如果你执意如此认为,也可以。"
只要提及她,他总是这种玩世不恭的态度。
"就算你想结婚,也可以挑个像样一点的,为什么要挑这么一个女人?"
窦华月凝视着儿子微肿的脸颊,目光掩饰不住的心疼,但语气仍然是无法接受的愤慨。
"她哪里不像样了?"叶旻睿反问。
"首先不论她的人怎么样,光是她那个家庭你认为像样吗?"窦华月严词质问,他愣了愣,想到俞梦媛确实是因为家庭的原因才会想和他结婚,一时间无从回答。
"难道你都要和她结婚了,还不知道她的家庭情况吗?"旻睿的沉默看在母亲眼里,误会成了他并不知情。
"她的家庭怎样和她本人无关,长在庭院里的花是花,长在庭院外的花就不是花了吗?"
看来俞梦媛的情况他们已经查的一清二楚,否则不会知道她有一个不堪的家庭。
呵……窦华月冷笑:"一个二十八岁还没嫁出去的女人,就算是花,也是一朵罂粟花,因为周身毒气太重,所以才无人敢采摘,只有你脑子不清醒,盲目的送死!"
"够了。"叶国贤打断:"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?这个逆子已经把事情宣扬的一发不可收拾!他就是抓住了叶家的软肋,才敢肆无忌惮的在公司百年庆典上宣布婚事,他的眼里哪里还有我们这些长辈,不尊重我们没关系,看你怎么跟你爷……"
话还没说完,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骤然响起,窦华月蹙眉走向话机旁,烦燥的拿起话筒:"喂?谁啊?"
一听到电话另一端传来的声音,她态度立马变得敬意十足:"哦,爸呀,这么晚了您老怎么还打电话过来?"
叶国贤用手指了指儿子,示意他好自为之,自小他便除了爷爷叶之山,没人能约束得了。
"叫旻睿听电话吗?"窦华月重复了一遍,确定她没听错后,把话筒递给了叶旻睿。
"喂,爷爷,我是旻睿。"他接过电话,清了清嗓子,等着新一轮的质问。
"是的,那些报道不是绯闻,我确实要娶那个女人。"
"因为……我爱她。"
叶国贤和妻子同时震惊的抬起头,尽管他们都知道这是谎话,却还是受到了不小的冲击,不到万不得已,旻睿绝不会骗他爷爷,到底是因为什么?让他铁了心要娶那个女人?
理由可以有千万种,但唯有一点不可能,绝不是因为爱。
"那个女人给你下了什么蛊惑?竟然连你爷爷也敢骗!"
叶旻睿刚挂了电话,身后便传来母亲怒不可遏的咆哮声。
他转过身,正面直视着父母,无比清醒的坦言:"我已经三十岁,是一个成年人,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,请你们不要再干涉我的决定。"
"混帐,你想气死我们是不是?!"叶国贤铁青着脸,血压又开始上升,站在一旁的窦华月慌忙拿起桌边的一瓶药,倒出几粒塞进了他嘴里。
长长的吁出一口气,叶旻睿走到父亲身边坐下,"爸,你既然已经在媒体面前宣布不会反对,就说明心里明白这是既定的事实,既然是板上定钉的事,你现在又何必大动肝火?
"你……"叶国贤被他戳中了要害,切齿的说不出一句话。
窦华月怕丈夫血压又上升,赶忙安抚他:"别生气,别生气……"
她把视线移向儿子,冷笑道:"好,既然你执意要娶一个我们都不认可的女人,我倒要看看,她在这个家能坚持多久!"


母亲的言外之意叶旻睿再清楚不过,他站起身,丢下一句:"结婚后,我们还是住外面。"
"你休想!"窦华月冷冷的说:"你把婚姻当儿戏我们可以由着你,但你们婚后住哪里这个问题,我和你爸绝不会再妥协!"
停下步伐,他笑着转身:"不妥协就不妥协吧,你们越是对她不好,我就越是对她好。"
"旻睿!!"愤怒的咆哮没有挽留住他的步伐,出了叶家的大宅,他面色沉重的走到车旁,正欲拉开车门--
"哥……"甜美的声音至身后传来,叶旻睿不用回头也知道是谁。
叶梦瑶一蹦三跳的跑到他面前,撒娇的抓住他的胳膊,用力摇晃:"听说你要结婚了是真的吗?"
"大人的事小孩子别问。"他盯着妹妹紧蹙的眉头,轻声训斥。
"谁是小孩子啊?我都十八了!你跟我进去,我一定要知道你给我找的什么嫂嫂!"
叶旻睿挣脱她的双手,疲惫的说:"别闹了,哥还有事。"
"不行,你今天要是不说清楚,我就不让你走!"公主的脾气一上来,任性的让人头疼。
"改天吧,今天没心情。"他用力甩开她的手,拉开车门坐进去,哧一声发动引擎扬长而去……
他只是想用婚姻的枷锁来逼自己走出感情的死角,早在答应俞梦媛的那一刻,就预料到了今天的干戈,只因为她是普通的女人,他却不是普通的男人。
心里莫名的烦燥,叶旻睿学着父亲的口气质问自己:"你到底还要为了她荒唐到什么程度?"
突然间的心痛,他自问自答:"为了她,可以放弃所有。"
……
迷茫的夜晚,还有一个人同样辗转难眠,俞梦媛躺在床上,反复的思考着,叶旻睿今晚面对家人的攻击,会不会真的完蛋?
那一次陪他参加宴会,偷听了他和另一个女人的谈话,她很清楚比起她的家庭,他的压力绝对山大……
她俞梦媛的人生没人会干涉,可他不一样,他是一个连结婚都会被媒体竞相报道引起一方轰动的男人。
思忖间,枕边的手机突兀的响起,她疑惑的拿到手一看,竟然想曹操他就到。
"喂,你怎样了?"她小心翼翼的询问,心里不时的替他捏把汗。
"出来说。"叶旻睿简单的回了三个字。
"啊?出来?什么意思?"俞梦媛有些摸不着头绪。
"我在你家门口。"
"……"使劲的咽了咽口水,她压低嗓音为难的说:"很晚了,有什么事明天说不行吗?"
都已经接近十一点,这个时候她要是出去了,她还能进的来吗?!
"不行。"
"为什么?"
"我心情不好。"
叶旻睿给俞梦媛的印象一直都挺温文儒雅,这是第一次,觉得他其实挺霸道。
"你有没有搞错,你心情不好,你也得顾虑我是否方便吧?你也知道……"
她话没说完,立刻被某人打断:"给你五分钟时间准备,过期不候!"

读者点评

二十八岁之前,俞梦媛的生活如一汪死水,任何认识她的人都说,,娶谁都不能娶她,直到那晚叶旻睿闯进她的房间,她用自己的清白帮他度过难关,从此摆脱痛苦的原生家庭嫁给了叶旻睿,她却没料到自己的丈夫叶旻睿是个怎样了不得的人物!

网友评论

网名(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) 回复[]取消回复

提交评论验证码

为您推荐

阅读排行

人气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