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尽在怀孕健康网!

首页  >  女生  >  古代言情  >  重生之独宠太子妃

重生之独宠太子妃

潇湘冷燕 著

连载中30万字以下玄幻重生

一个孤儿院长大的女孩,在自己的婚礼上被人推下楼梯,醒来却变成了将军府的嫡女商惊颜,倾国倾城,智斗姨娘与庶妹,识破诡计,捍卫将军府的威严。与流落民间的他相识相爱,而他是她上辈子最爱的男人,重生夹杂在王权争霸中,还能修补前缘吗?

11万字更新:2018-2-25 14:23:07

她是大婚之日遭受亲人抛弃,男友背叛,婚礼演变为耻辱,更是拜曾经深爱男人所赐,命丧黄泉的商言! 她是与她命运相似,同样遭受非嫁不可的男人始乱终弃,最后选择服毒自尽的商惊颜。 再次睁开眼,她魂兮归来,两个重叠的身份成了一个人。 醒来那日,她便告诫自己,既然上天给她一次重生机会。那么,这一世,她不负天意,定要为了自己,恣意而活。 有些人,从来都不该相遇;有些东西,本就不该执着;有一种宿命,永远也无法改变。 他,本生来尊贵,出生之夜却被人调换身份流落民间,以至与亲生父母骨肉分离。 两个毫无关系的人阴错阳差相遇。 初见时! 胸腔里莫名腾起一股无名怒火,她陡然俯下身,自腰间掏出一把寒光森森的匕首,直接抵在他脖子上,声音冷冽:"放手!" 他缓缓睁开眼,那双与众不同的紫眸,如星辰般耀眼,晃的她一个失神。 他开口,嘶哑沉重:"救我!" 她挑眉一笑:"凭什么?" 他盯着少女清冷的眼睛,费力地吐出一句话:"你不会吃亏!" 一场精心策划的局,一盘生死相搏的棋,谁是棋手,谁又是棋子? 前世与今生的宿缘,奏响的不过来世的绝爱之曲! 王权与美人的抉择,换来的是一场盛世棋局! 爱到极致与恨到极致,方能铸就一段血泪! 人生如棋,落子不悔。 棋终,叶落。人去,不归!

免费阅读

 商惊颜眸子一暗,她原本想着今夜逃不成,先悄悄回去,再静待时机即可。如今被发现,抓回去,吃皮肉之苦是轻的,但再想寻找出逃机会,难上加难!
申通似笑非笑地瞟了眼商惊颜,淡淡道:"带走!"
容不得反抗分毫,商惊颜即被两个五大三粗的男人死死地架起押走。
"元公子,这后山可不适合来赏景,霜寒露重,还是请回吧!"而对于紫衣男子,申通则是毕恭毕敬的。
果然不该多管闲事,他是死是活与自己何干!这次被抓回去,自己能否活着,还是未知数!
冷冷地回头剜了眼还在调息的元祈,元祈正好与她目光相触,温和一笑,嘴唇翕动。
不要怕!
不知是不是眼睛看花,商惊颜居然读懂他的唇语!
……
商惊颜被抓回去,直接关到寨子里水牢中,这是擎天寨为了惩罚逃跑者,或者说忤逆者而设下的水牢。
她本就穿着单薄,在冰天雪地走了一遭,已是浑身冰冷。而带回他的男人,或许是得了申通的命令,直接将她扔到冰冷刺骨的水牢里。
水深齐胸,被粗鲁的扔进去的瞬间,她一个不慎喝了好几口冰水,呛得肺腑要炸裂一般。
"小妮子,活得不耐烦了,敢逃跑,呆在水牢好好反省!明天再来收拾你!"两个男人骂骂咧咧,临走时,还把她双手反捆用铁链吊着。
这是为了防止她逃跑!
这水牢为坚韧石壁打造,密不透风,漆黑一片,只有大门处点着火把。牢顶是一排排拇指粗的铁链,不知是否为长年浸泡在水底的缘故,铁链锈迹斑斑,铁锈味混合着牢里的腐朽味,商惊颜胃里一阵阵翻江倒海。
男人离开后,沉重的大门被关上,水牢陷入一片死寂。
夜更深,气温越来越低,水牢逐渐结冰。泡在冰水里,那种刺骨的寒气一遍遍侵蚀着她的神经,这时,她才体会到,什么叫真正的冷入骨髓。
她牙齿咬得咯咯作响,黑夜中,神色开始涣散。
分开时,他告诉她,不要害怕!可是,现在她被关入水牢折磨,他却不知所踪。
呵呵,她居然还对他抱有希望!
对一个素不相识的男人报以希望,她是不是蠢到家了?
然而,在这个鬼地方,除了想着指望他,她不知道,自己还能对谁抱有希望?
无助!绝望!
一如眼睁睁看着太尉府在自己面前化为灰烬那夜,深深地绝望感一遍遍侵蚀!这段日子好不容易积攒的信念,似乎,又开始倒塌!
越来越冷,也越来越累,她感觉自己已经冻成冰坨子,冷气侵入五脏六腑,还真是冷心冷肺了。
就在商惊颜以为,自己就要把小命交代在这水牢时,牢门终是被人打开,突入而来的光芒刺得她眼睛深痛。
意识模糊,有人粗鲁的一把揪住她的领子直接拎起来拖拽出水牢,离开水牢,她感觉自己更冷。
拖住她的人将她随手一扔,她又摔倒在冰冷的地板上。
"贱婢!在我的手下做事还敢逃跑!看我不打死你!"
有人死死地扯着她的头发,见她意识模糊,狠狠地扇了两巴掌。
正是这两巴掌唤回了她的意识,她慢慢睁开了眼,神智也恢复几分。
柳姑姑一脸怒容,见商惊颜睁开眼,嫌脏似的松开手,还掏出手帕揩手,"来人,给我往死里打!"
眼见铺天盖地的拳头就要招呼下来,商惊颜下意识伸手抱住头--
"住手!"
正在这时,远远传来一声冷喝。
……
昨夜回去,元祈吃了药身体太虚弱只有先休息,他交代过申通不要为难商惊颜,就以为真的没人为难她。
今晨一大早,身体恢复之后,他就唤人将她带来自己身边。彼时,这擎天寨的军师支吾着表示,会很快带来。
他发现端倪,让申通亲自带着自己来寻她。
当申通带路越来越偏僻,他已经有不好的预感!
平日总是一脸笑意的他,脸色有几分阴沉。申通观察着他的脸色,暗叫不妙。心中暗暗叫苦,小妮子,你可得命大点,别死在水牢里。
刚到水牢审讯大厅,就见柳姑姑正在吩咐人往死里打。幸好早来一步,否则,这一顿打下去,哪还有人在。
当元祈看着昨夜救了自己一命,自己承诺她不会吃亏的女孩,此刻气息奄奄的蜷缩在脚下。想起她那一抹直达眼底的笑,突然觉得如此讽刺。
商惊颜感觉到有人在面前蹲下,费力地抬头,正撞入那一双蕴含着复杂情绪的紫眸里。
扯着嘴笑了一下,还真来了啊,或者说,是她出现幻觉了。
"不要怕!我来了!"
脱下厚实披风,他俯身将颤栗的少女包裹得严严实实,伸手捞入怀里。没有停留,疾步离开这个鬼地方,唯留低沉的声音飘来:"申军师,倘若她有个三长两短,你知道后果!"
许是他的怀抱很温暖,商惊颜不由自主向着热源靠近,紧紧地依偎在他怀里。
"军师,这是什么情况?"柳姑姑被这一幕惊呆了。
"见鬼!"申通咒骂一声,"那是元州首富元家之子!我真是糊涂,既然听信二寨主之言,同意他留下元公子去勒索元家!"
"什么?他是元家之子?"柳姑姑也是大惊,"那个丫头是他何人?"
"来人,给我去查这女子身份!"
他原本以为不过是昨夜与元公子一起逃跑而已,如今看来,元公子如此在意这女子,身份定不简单。
元祈将商惊颜抱回自己房里,顾不得许多,三两下脱了她的湿衣服,然后将她放入浴桶。
这申通也是有眼力见的,见元祈如此在意商惊颜。在元祈前脚将她抱回来,后脚就赶紧遣了一位大夫和丫鬟过来。
方才是情急之下,她身上湿衣服都已冻成冰块,此刻将她泡在浴桶里,也不好再去为她清洗。
"元公子,您先在外面歇着,由奴婢来伺候姑娘!"小丫鬟福了福身,征求元祈同意后,转身入了房里。
紫衣公子立在屋檐下,遗世独立,身姿卓绝,眉头拧在一起,然后他无声地笑了。
自己这是怎么了?明明只是一个萍水相逢的小姑娘,她昨夜是救了他一命。
他那时动弹不得,倘若不是她恰巧路过,扶他离开,他恐怕,就真正的命丧擎天寨了。
但是,方才在水牢那一幕,深深地刻在脑海里,总是挥之不去。那么弱小的一个姑娘,在这大雪纷飞的时节,被关在冰冷的水牢一整夜。
思及此处,拳头不由握紧,该死的,平白让她遭这份罪。
"元公子,奴婢以为姑娘梳洗完毕!"小丫鬟毕恭毕敬地出来禀告。
元祈颔首,对侯在外面的大夫做了一个请的手势,"大夫请!"
既然承诺她救了自己不会吃亏,那么,在这擎天寨,就由自己护着她吧,以后的事情,谁又说的准!
只是,他或许还不知道,自此相识,他与她之间,就注定会相互纠缠,至死不休。

读者点评

她商惊颜爱上了元祈,在名利的漩涡中,感情还会保鲜吗?元祈是上辈子伤她最深的男人,重生后竟又相逢了,这是老天爷的戏弄吗?当爱情遇上皇权,能否再续前世今生的姻缘?成就一段旷世绝恋!

网友评论

网名(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) 回复[]取消回复

提交评论验证码

为您推荐

阅读排行

人气排行